冉少波

时间:2016年03月23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字体:

冉少波,1903114日生于贵州省印江县何家乡冉家坡一个农民的家庭。他从小受尽“地头蛇”等恶势力的欺压、侮辱,发誓长大后,一定要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1925年,冉少波到湘军贺耀祖部当兵。这时,广州国民政府在中国共产党人的推动下正积极准备北伐。当北伐军进攻岳阳时,贺耀祖部正式编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二师。冉少波随部队加入国民革命的行列,经湘阴、平江,入赣北作战。

    19273月,冉少波所在的独立第二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,湘军叶开鑫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四军。第四十军和第四十四军联合成立两军教导队,训练部队骨干。冉少波入教导队受训。不久,两军又联合举办军官讲习所,冉少波作为优秀分子,又从教导队选入讲习所学习。后来,蒋介石命令两军军官讲习所并入南京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,编为步兵第四大队。冉少波进入该校继续受训。

    冉少波从军官学校毕业后,分配到黔军第二十五军第五师车鸣冀部的教导队担任军事教官。

    在教学中,冉少波成为教官中的佼佼者。他身体力行,经常给学员做示范,表演绝技。特别是他那见人不见刀的刀技,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1932年冬,贵州军阀尤国才、王家烈之间爆发战争。车鸣冀出师加尤部序列,向贵阳王家烈部进攻,战火蔓延黔境。冉少波看到自己培养的学生为军阀争斗而卖命,痛心疾首。恰在这时,他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熊仲卿。在党组织的影响下,冉少波毅然决定到湖南西北部及湖北、贵州两省边境的武陵山区拉武装,建立一支“打富济贫”的队伍。

    1933年春,冉少波和熊仲卿一同来到贵州东北部乌江流域的德江、印江、沿河三县交界地区。他们利用驻印江军阀吴湘涛的名义,在袁家湾组建了独立营,冉少波担任营长。仅三个月的时间,独立营就发展到400多人枪。

    当时,黔东一带称做“神兵”的农民自发组织的武装正在兴起。“神兵”的矛头直指当地国民党反动政权。同时,在其内部,立“神坛”,练“神兵”,制定“三灭”、“四禁”等教规,具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。与此同时,冉少波领导的独立营也提出“一打财主二打官,不与穷人啥相干”的口号。双方的予头所向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独立营提出的口号,却遭到副营长、冉少波的族叔冉泽云的公开反对,并扬言“如果使用这个口号,就有我无他!”冉少波对族叔没作丝毫的退让,仍坚持自己的主张。为维护组织的安全与发展,他大义灭亲,将冉泽云除掉,并亲自写布告公布其罪状,得到了官兵的一致拥护和支持。

    为了扩大影响,冉少波率领独立营到沿河枫香溪(现属德江县)一带活动。枫香溪附近有个叫龙塘的村子,住着大地主覃礼坤。他倚仗其担任贵州省财粮厅厅长的叔父覃茂松的权势,勾结当地恶势力,横行乡里,鱼肉百姓,早为群众深恶痛绝。冉少波决定将覃礼坤列为第一个打击对象。

    一天晚上,他带领一个连奔袭龙塘,包围覃礼坤家,缴获步枪三支,捉住了覃礼坤之父,罚款500光洋。这次行动,虽未能捉住恶棍覃礼坤,但在群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,群众踊跃参加独立营。就连枫香溪的小商贩,也筹款支持独立营,帮助解决给养。冉少波便利用这一时机,扩充队伍,并亲自担任教官,抓紧训练部队。

    独立营的一系列活动,震惊了反动当局。印江县政府下令通缉冉少波,并策划“围剿”独立营。冉少波得知这一消息后,决定先发制人。他率领84名精壮士兵,奔袭印江县城,趁夜暗包围了县政府。冉少波带随身护卫闯入院内,以开会名义,逼令县长召集警察局、保警队等头目集中,将其一网打尽,缴获了一批枪支。

    大地主覃礼坤听说冉少波袭击了县城,气急败坏地纠集沿河谯家、沙坎、上坝和印江、德江等地民团800多人,向独立营扑来。

    独立营驻袁家湾的第二连遭到突然袭击,全连战士拼死抵抗,大部阵亡。连长冉锡珍受伤被俘,惨遭杀害。敌人突袭彭家湾时,独立营营部被包围。在强敌进攻之下,冉少波率部突围,退守冉家坡,凭借有利地势,抗击敌人。当敌军逼近冉家坡时,独立营三连连长丁国安反水投敌。独立营失去了阻击敌人的良机和条件。为避免群众的伤亡,保存力量,冉少波当机立断,率余部撤离冉家坡,分散隐蔽,等待时机,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在艰难曲折的斗争实践中,冉少波不断地在思索,特别是经过地下党员熊仲卿的启发诱导,使他明白了独立营受挫的根由,懂得了要革命,要胜利,只有找共产党,当红军。

    193310月,冉少波离乡启程,由重庆坐船到江西九江,想寻机进入苏区当红军。可是,因途中受阻,冉少波只好暂时委身国民党第二十五军三师蒋丕绪部任营长,化名张羽峰。

    这时,在黔北,国民党黔军蒋丕绪与王家烈发生内讧,战火频仍,广大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同时这一带“神兵”斗争也十分活跃。德江“神兵”攻占县城,拥立“神兵”县长,给群众极大的鼓舞。印江、沿河、务川、思南等县“神兵”也酝酿着更大的斗争。冉少波从声势浩大的“神兵”斗争中看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,毅然脱离蒋丕绪部,秘密奔赴德江稳坪一带活动。

    稳坪是德江“神兵”活动的中心。当时,“神兵”进攻思南县城,途中受阻。在敌重兵“围剿”下,“神兵”组织渐形瓦解,“神兵”纷纷藏匿深山,处境极端困难。冉少波以自己的真实姓名,首先与“神坛佛主”张羽跃、“神将”张金殿、张羽让接上了关系。经过联络,“神将”们表示愿意接受他的领导。冉少波深入了解“神兵”斗争情况后,感触到了“神兵”们对前途的忧虑,听到了“神兵”要求打倒腐败官府的强烈呼声。他向“神兵”反复宣传“要革命,要胜利,只有找共产党,当红军”的道理,告诉大家:“有共产党和红军为我们撑腰,什么都不怕。”“神兵”们受到了鼓舞,看到了希望。从此,稳坪的“神兵”斗争以隐蔽的形式,又逐渐开展起来。

    19345月中旬,贺龙、夏曦、关向应等率领红三军从四川彭水来到黔东,经后坪(现属沿河)进入务川和德江县边境。消息传来,冉少波立即派人赴务川与红军接头。因红三军转移沿河,未能接上。此后,冉少波将“神兵”活动由隐蔽转为公开,集中稳坪、坨底,板桶、木叶等地“神兵”,以枫香坝张氏祠堂为根据地,抓紧训练,以策应红军在黔东地区的军事行动。

    “神兵”的公开活动,使地方反动势力十分惊慌。他们趁春耕大忙时节,大部分“神兵”返家种田,仅剩下40多人的时候,迫不及待地向黔军何应林告密。何应林先派特务混入枫香坝张氏祠堂,将“神兵”的土铁炮引线拔掉,灌进水,然后以一个连的兵力,突然包围了祠堂。面对突来之敌,冉少波沉着镇定,指挥“神兵”奋力抗击。他让“神将”张金殿、张羽让等隐蔽在祠堂厢房楼上,自己冒着敌人的枪弹,穿过正殿,进入上殿,选好了突围地点。随后,组织“神兵”陆续冲出了祠堂。

    枫香坝突围后,冉少波得知红三军进入印江县境,立即带领五名身强力壮,武艺高强的“神兵”到印江县,在刀坝找到了红三军。冉少波向贺龙详细汇报了黔东“神兵”的斗争情况,提出了加入红军,请红军改造“神兵”的建议。贺龙军长高兴地说:“神兵神将来了,好啊,欢迎你们!

    19346月,各地“神兵”汇集枫香溪,接受红三军的整编,成立了以“神兵”为主体的黔东纵队,冉少波任司令员,张金殿任副司令员,熊仲卿任政委。纵队直属红三军军部领导。从此,这支以“神兵”形式出现的农民武装,终于走上了革命道路。长期在黑暗中冲杀的冉少波,由“神兵”首领成为一名红军指挥员。

    冉少波参加红军后,为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倾注了全部心血。他首先想到的是提高部队的政治、军事素质,建立了教导队,培训干部,并亲自担任军事教官。他组织干部和士兵学习共产党的政策,认识革命的目的;按红军的纪律和规章,严格训练部队,坚决纠正不良习气,逐步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黔东纵队每到一地,他便带领战士发动群众,组织农民协会、游击队、自卫队、建立区、乡苏维埃政府,开展打土豪,分田地的斗争。在19347月召开的黔东特区第一次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上,他被选为特区革命委员会委员。

    19348月,冉少波奉命率纵队配合红九师,袭击黔军一个团。他与九师师长钟炳然认真分析敌情,研究制定了诱敌深入、突然袭击的作战方案。

    822日,红九师一部在木黄与敌军一个团接火。红军佯装“一触即溃”,退到松桃岩柯坝。随后,红九师与纵队兵分两路,一路复出地茶坝,一路直奔锁口山,对木黄敌军实施突然袭击,毙敌70余人,俘敌80余人,缴枪150多支。接着,冉少波又接受了进攻四川酉阳南腰界反动民团的任务。

    南腰界反动民团,盘踞在南腰界大坝场冉家祠堂,是敌人?在苏区内的一颗毒钉。拔掉这颗钉子,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。冉少波认真分析了敌情,决定采取“文武并举”的攻坚方案。他指挥纵队把祠堂围个水泄不通,随即向敌人发起政治攻势。经过喊话宣传,被胁迫进祠堂的群众陆续投向红军。可是反动民团凭借有坚固的石头围墙和四周有水田的有利地形,负隅顽抗。冉少波挑选出96名精壮士兵,在炮火的掩护下,利用夜暗冲入敌巢,全歼顽敌。冉家祠堂被红军拿下的消息传遍酉阳,群众欢呼雀跃,敌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黔东纵队夺取冉家祠堂后,奉命回师谯家铺。这时,敌李成章部在反动民团的配合下,气势汹汹地向谯家铺扑来。冉少波果断地下达命令:纵队全部撤离,待机歼敌。敌人占领了谯家铺,弹冠相庆,不可一世。冉少波乘敌骄横麻痹之际,夜袭敌营。睡梦中的敌军乱成一团。纵队乘势发起攻击,大败敌军,收复了谯家铺,并活捉了大恶霸覃礼坤。冉少波根据群众的强烈要求,将覃礼坤公判处决。群众拍手称快,纵队声威大震。

    19349月,敌李成章又以五个团的兵力,在木黄一线寻找红军作战。贺龙根据敌人的动向,命令冉少波率纵队向刀坝发起佯攻,然后回师木黄附近。红七师则做出向冷水推进之势,随后“败退”夕阳坝埋伏。红九师主力转移到火烧桥待命。李成章摆起与红军决战的架势,以一部占领木黄东侧的老寨,堵住红军往梵净山的退路;以另一部向木黄两侧的地茶推进,争夺岩口坪制高点,企图对红军主力形成夹击之势。

    贺龙乘敌人部署尚未就绪,命令黔东纵队立即接替红七师,坚守阵地,拖住向地茶推进的敌人。冉少波坚决执行命令,指挥纵队全体将士以主力红军的面目出现,向敌人发起猛攻,紧紧咬住敌人不放。李成章以为红军主力被包围,命令各路人马向夕阳坝增援。战斗异常激烈。这时,红军乘机向敌迂回。红七师抢涉木黄河,越过岩口坪,占领将军山高地。红九师则从火烧桥驰援报占观音山。进至地茶的敌人,发现被红军包围,便猛扑将军山,企图夺回制高点,但为时已晚。红七、九师以逸待劳,向敌人发起反冲击。黔东纵队也猛烈地突击敌人,打得敌人溃不成军,官兵不能相顾,各自夺路逃命。战后,红七、九师的指战员说:纵队打得真不赖,像红军主力的样子。红三军首长也称赞冉少波打仗顾全局,配合主动,很有独立指挥的能力。

    193410月初,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,将黔东纵队与各独立团和部分游击队合编为黔东独立师,任命贺炳炎为师长,冉少波为副师长,熊仲卿为政委。黔东独立师的组建,标志着黔东纵队向正规红军迈进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1024日,红二、六军团胜利会师,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,黔东独立师编入二军团。同时,成立中共黔东特委,重新组建独立师,坚持黔东苏区斗争。冉少波被调到二军团司令部任参谋。他不计较职务高低,坚决服从命令,积极协助任弼时、贺龙工作。他经常到部队,到战斗的第一线调查研究,为军团首长出谋献策,在红二、六军团胜利东进和发起湘西攻势的战斗中,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

    红二、六军团在军事上的胜利,有力地牵制了敌人,配合了中央红军在湘黔地区的行动。同时,开辟了永顺、大庸、龙山、桑植为中心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。193412月,中共湘鄂川黔省委、省军区在永顺塔卧创办了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第四分校。冉少波被调入该校担任军事教官。他接到命令后,愉快地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在红校期间,冉少波身教重于言教,手把手地给学员们传授军事知识,尽心尽力培养人才。他特别注意加强自身的学习,努力提高政治思想水平,为学员们做出了榜样。然而,就在他将自己与革命事业融为一体,党和军队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却被“左”倾冒险主义路线的执行者,以莫须有的罪名,于19354月在湖南永顺塔卧秘密杀害,年仅32岁。

    由于历史的原因,半个世纪以来,冉少波一直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。但人们并没有忘记他的功绩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汉生,以及和冉少波一起战斗过的红军战友,多次发表文章和讲话,证实冉少波的战斗功绩和被错杀的历史事实,要求予以平反。1987724日,中共贵州省委做出决定,给冉少波平反昭雪,恢复政治名誉。